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内江月光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588|回复: 5

走近“网瘾少年”: 从被“逼”进网吧到被“逼”近手机

[复制链接]
裸奔的青蛙 发表于 2018-11-2 09:33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网络成瘾的孩子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家长和社会习惯从成年人的角度去评判猜度,却很少倾听“网瘾少年”的真实想法。

近期,记者采访了近10名有相关情况的青少年,超过一半的孩子表示,所谓的“网瘾”,是他们逃避现实压力的一种方式。

早在2005年,中国青年报就刊登了《部分孩子被家长“逼”进网吧》的报道。该报道援引专家当时的最新调研结果,指出不良的家庭关系模式已经成为青少年“网络成瘾”的重要导火索。在学校和家庭的“双重夹击”下,因承担过重学习压力,寻求心灵解脱的孩子们被“逼”进网吧,借网消愁。

从被“逼”进网吧到被“逼”近手机。10多年过去了,通信技术的巨大进步,使人们接触网络更加便捷,也使网络客观上对孩子们的诱惑更多,网络成瘾的孩子也不需走进网吧,一部手机随身,即可进入“成瘾”状态。今年9月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指出,有一半的孩子在严重依赖网络的背后,有与父母的关系、学业、注意缺陷障碍、焦虑或抑郁等问题。据统计,全世界范围内青少年过度依赖网络的发病率是6%,我国则稍高,接近10%。

调查发现:

不少孩子网络成瘾,是为逃避现实中的各种压力

夺过手机,啪的一声,手机碎裂,失去手机的小徐,一气之下选择离家出走……

今年春节前,父亲看到正在念高二的小徐拿着手机玩游戏,加上发现他早恋了,气不打一处来,与儿子发生冲突。

小徐与父母的关系也随之碎裂。他选择离家出走,白天打零工,晚上去网吧,偶尔回家。父母找到他,越教育,小徐越反感,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很烦他们,他们说的话我是不会听的”。

通过长时间的聊天,小徐对记者有了信任,才说起自己的“身世”。他曾经是一名留守儿童,父母在广州打工,他与爷爷奶奶在南昌生活。作为家里的长孙,爷爷对他格外溺爱,退休金的三分之一都花在他身上。

直到上小学二年级,父母才回来照顾他。小徐告诉记者,父母突然回家,反而让他不适应。一方面,父母对自己的成长并不了解,根本不知道如何教育子女。另一方面,他们只关心成绩,成绩不好便打骂,粗暴的教育方式让他难以接受。

小学和初中,小徐还能妥协,可是到了高中,实在无法认同父母的理念,亲子关系就此破裂了。

“我没有网瘾,就是个人的自控力比较差,不愿意面对父母。”小徐解释说。

采访中记者发现,这群青少年有两个共同点:其一,孩子被父母认定存在“网瘾”,他们却否认;其二,社会变化很快,孩子迅速长大,可父母的家庭教育理念,却相对停滞。一旦双方关系恶化,孩子选择逃避家庭,最“便捷”的渠道和手段就是沉迷网络。

曾是留守儿童:

只有做主播,才能找得到朋友

精瘦的小熊眼神流露出忧郁,虽然不到14岁,但是他说话腔调像是成人,无所谓中夹带着点江湖气息。他说,父母给他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几年前自己生日当天,父亲从外地赶回来,一家三口团聚吃完生日蛋糕,父亲就与母亲离婚了。

他“在父母的吵架声中度过童年”。小学的课程简单,他的成绩也不错,到了五六年级,就不再理会父母的争吵,拿起手机打游戏,选择与世界隔离。到了初中,他的成绩从班级前几名跌到了倒数,如同对生活的信心,一落千丈。

在父母眼里,他是典型的“网瘾少年”,放学回来后,做完作业,睡一觉,凌晨一两点起床玩手机,玩到凌晨三四点,再继续睡觉。

耳鸣、眼花、精神萎靡……长期透支健康,身体亮起了红灯,小熊也知道这样做法不妥当,可是为什么这样做?他给出了一个让人吃惊的理由——赚钱。

“做游戏直播赚钱,我想要尽快独立,我并没有网瘾。”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下来,一般有几百元、多则有1000多元的收入。

其实,小熊父母的经济条件并不差,父亲是公职人员,母亲也有工作,平时跟着奶奶生活,日常开销也无需他操心,为什么他对金钱如此渴望?

“赚钱是为了借钱给朋友。”小熊说,父母离婚后,他学习成绩不好,随时会被父母打骂,在家里他并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,用他自己的话说“我找不到知音”。说到这里,他止不住地啜泣,继而大哭。

“这个社会很现实!自从我学习成绩不好后,学校里的朋友就少了。”他说,尽管他知道用钱买不来朋友,一旦不给钱,新结识的小伙伴就会散去,友情不会长久。但这种暂时拥有朋友的感觉,他也很看重。

与上学相比,游戏主播的角色更加吸引他,有成百上千人听他解说,还有人给他刷礼物,有人关注,有人赞美。虚拟的场景,让他觉得很有安全感,也很温暖。

生活的意义在哪里?对读书并无兴趣,他给自己设计的出路就是从事主播行业。他说:“做主播缓解了我的压力,可以放松聊天,还可以赚钱,满足了。”

如果父母态度改善,能否再好好学习?小熊面对此问题,沉默了一会儿回答:“我不知道能不能回去。”

外人会误以为,沉迷网络的青少年心态会比较幼稚。其实不然,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其中有一部分孩子,就如小熊一般,心思很重,非常敏感,甚至表现出超过年龄的成熟。归根结底,留守儿童的生活经历,让他们长期缺爱。

应试教育下的孩子:

不知如何处理微妙的情感问题

帅气的胡宁宁话不多,喜欢笑。他是西南一所知名高校的大学生。在家长眼中,他拥有典型的“网瘾”症状。他说,大一时开始旷课了,之后听不懂课程,就在宿舍打游戏、看动漫。

在深入交流时,他透露心中隐秘信息——他是同性恋者。遇到的“网瘾问题”,也源于大学期间一次失败的同性交友。

“我在青春期时,就发现自己喜欢同性,当时特别害怕,觉得这样不对,就不断压抑自己。”胡宁宁说,初中学习节奏紧张,也没有多想此事。

到了大学,胡宁宁加入了同性恋者交友群,在里面认识了一名大三的学长,并开始交往,“我经常发小脾气,在一起半年,经常吵架,最后分手了。”之后的一年多时间,他都没有走出来,等待过挽回,也考虑过自杀。没有倾诉的朋友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,只好以打游戏逃避感情的失败。

沉迷游戏、不上课,老师也试图劝说,无果,只得叫来家长。后来,他选择休学一年。

“我与父母的关系特别差,常常发生冲突。”胡宁宁说,白天把自己锁在屋里玩游戏,他最受不了的就是父母的唠叨。

他觉得父母有功利的一面,以前,只要求自己学习成绩好,考上大学,就能改变命运,其他的一切都无所谓。不用他碰家务,也不许和成绩差的同学交往,只要他埋头学习,一切就好。

面对功利的溺爱,他也会用优异的成绩来取悦父母。无形之中,他发现自己付出的代价是生活能力低下,感情问题上脆弱得不堪一击。与其说他感情失败,不如说他身上缺乏基本的抗逆力。

在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,父母支起了温室呵护他,可换来的却是他对父母的痛恨。

父爱缺失的孩子:

好奇异性的追求

15岁的浙江女孩罗晓说:“如果不化妆,活着就没有意义”。她身材高挑,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。她5岁时,父母离异,此后就跟着外婆生活,在家人眼里这是个难管教的孩子。

她的最大乐趣在于,化好妆玩直播、录小视频、与朋友互动,还喜欢喝奶茶、逛街、去KTV唱歌,让她受不了的是去学校,觉得太无聊。

有一次,母亲着急了,把她反锁在家里,勒令不许出门。罗晓实在憋不住,从窗户爬下了四楼。“坏女孩”,是别人曾经给她贴上的标签。

社会上不少男孩追求罗晓,她说,“这是幸福的事情”。她选择爱情的标准很简单,喜欢会照顾人的男孩,还必须要长得帅。数了数,罗晓交往过的男孩已有20名左右,长则两个月,短则一两天。谈到这里,她的表情并没有显示出任何羞涩。

与母亲的冲突最终爆发了。母亲找了一帮朋友,把罗晓截住,拉着她要离开。罗晓没有同意,母亲哭着求她“别在外面鬼混了”。罗晓坐在车里,情绪也崩溃了,冲着开车的朋友大嚷,“别管她,撞过去!”

罗晓知道母亲不容易。但父母离异后,父亲再婚,根本不管她,母亲忙于生意,见面机会很少,每天给她100元零花钱。她与父母从来没有谈心的机会,感觉不到点滴的温暖。

在内心深处,她对母亲的管教并不认同,比如母亲不让她跷二郎腿,“她自己却做不到”。罗晓也尝试质疑,母亲给他的回答:“大人可以,小孩不允许。”

罗晓却不以为然:“她对我的要求,自己都做不到,凭什么要求我做到?”

沉迷网络的女孩几乎有共同的生活体验——爸爸长期不在身边,缺乏父爱,加上缺少社会支持,她们抱着好奇的心态与男孩接触。她们对爱情的认识模糊不清,模仿成人的方式寻求来自异性的关怀。

相关链接:

“网瘾少年”的自我救赎

约在南昌一所重点高中门口,趁着午休时间,记者与刘小志见面。就在一年前,他还被别人贴着“网瘾少年”的标签,如今他是该校重点班的学生,学习成绩排名靠前。

“我对游戏不上瘾,就是对网络小说上瘾,喜欢看玄幻类的作品。”刘小志告诉记者,在虚拟世界里他感到无比快乐。

见过父亲摔电风扇,也习惯父母**……这是他内心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成长于农村,与其他孩子相比,刘小志显得有些沉重,少了一些农村孩子特有的生命力,他说自己对学习丝毫提不起兴趣。尽管父母经常“战争升级”,但是对孩子有一个共识——考试成绩要好。就这样,凭借着不错的天资,他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与父母之间维持着平衡。

直到上初三的一天,周末学校安排补课,“实在太累了,我不太想去学校,没有起床。”他描述当时场景,老师派同学来叫他,他没有理会,直到老师到家里找他,一见面就冲着他大发雷霆,刘小志顶嘴了,与老师大吵一架,不欢而散。

“我就是不想读书,也放不开面子,就拒绝去学校了。”刘小志坦言,老师平时对他不错,但他就是厌学,觉得提不起兴趣,躲在家里看网络小说。在父亲眼里,刘小志对手机着了魔,是不折不扣的“网瘾少年”,对他说过好话、打过、骂过,就是不见效果。

父母无奈,把孩子送到一家专门学校进行“矫治”。不许用手机、站军姿、跑步……与普通学校不同,这里很多同学都是有各种问题的“熊孩子”,学习成绩并不是衡量学生表现好坏的唯一标准,没有排名成绩,同学之间关系不受成绩影响,不少同学感觉不适应,而他却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。

他本来学习成绩不错,老师也非常关注他,学校领导把他当做“宝贝”,也常常找他谈心。

在参加中考时,他以所有科目A1的优异成绩,考入当地的重点中学,这也打破了这所专门学校的中考记录。

“这里课程没有那么多,不是太累。以前上学的时候,下课都不休息,实在受不了。”刘小志说,在别人眼里,他从“网瘾少年”完美逆袭。然而,他认为自己并非是“网瘾少年”,只想有宽松的学习环境,只想父母不再吵架。

如今,他只身来到省城上学,父母在江西农村老家生活。不知不觉,他已脱离了原来的生活环境,远离了喧嚣,听不到父母的吵架。父亲也把他的情况,与班主任充分沟通,老师特批允许他使用手机。

在重点班,他感到学习节奏太快,难免有压力,却从来不把作业带到宿舍,他只在教室里学习,每天依然要看一个半小时的网络小说,看小说时才感到真正的放松。

“现在对学习环境适应了,觉得老师挺开明,不过,遇到假期补课,还是挺烦的。”刘小志说起了困惑。

让刘小志开心的是,父母也在发生改变。“自从那段时间我不去上学后,他们觉得我出事了,吵架就少了。”他说。

即便对生活充满困惑与纠结,他选择“自我救赎”——根据父母期望按部就班地学习。

“肯定要读书的,不读书没有办法。”他说。(本文出现的名字为化名)(中国青年报)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Archiver|内江月光论坛 ( 蜀ICP备10000412号-1  

GMT+8, 2020-9-20 10:14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