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帖

193

积分

好友

主题
发表于 2018-9-19 09:07:30 | 查看: 644| 回复: 0

出境游的火爆、电影票房持续大卖、网红流量经济的兴起等,都是中国大步迈进消费时代的证据。2018年,宏观指标上消费指标“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”增速的走低,叠加上榨菜、方便面销售的回升,以及居民加杠杆后的房贷压力,消费支出行为似乎有回缩的迹象。

“消费在升级,这应该是无可争辩的事实。人们从过去吃饱穿好、有房有车以后,开始追求其他的,比如环境质量。”9月16日,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、中央财经领导委员会办公室原副主任杨伟民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。

在“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”上,与会各方普遍认为中国消费升级仍在进行中,中国的消费市场有很大发展空间,孕育着诸多市场机会。但中国收入分配状况仍有较大改善空间,减税降费、社保托底等改革仍需推进,为中国经济稳定持续增长注入动力。

消费升级趋势不改

“中国零售市场处在多姿多彩的时代,从网红到实体的长隆、迪士尼,说不定还有新兴F1汽车赛道、VR电竞,消费品市场是经济转型的巨大动力。”9月17日,金鹰国际集团董事长王恒在研讨会上表示。

2017年中国人均GDP超过8800美元,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,虽与高收入国家差距仍然较大,但中国已经是中上等收入国家。收入达到一定水平后,消费行为随之调整。统计数据显示,近年来我国医疗、教育、旅游、娱乐等服务消费在快速增长,在消费中占比不断提高。

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表示,中国的消费市场在升级。中国大概有3亿到4亿是中产阶层,他们已经过上比较富裕的生活。这部分人的物质生活已经比较丰富,可选的消费需求减少了,开始向旅游、文化休闲等更高水平的消费发展,消费在升级。

“我们形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,中等收入群体不会在商店里看价格到底怎么样,他们主要看喜欢不喜欢,所以个性化、多样化、定制化、品牌化、中高端化,肯定是未来的一个大的趋势。”杨伟民指出。

尤其是年轻人对于时尚、新潮、个性消费的追求,表现出不同于前辈们的消费习惯。亚商集团创始人陈琦伟在研讨会上指出,过去五六年,在年轻一代的心目中,他们已经形成一种观念,有钱就一定要花掉,因为以后挣得到钱。年轻一代普遍接收到的信息是,中国的经济在持续增长,以后也会持续增长。

“‘我现在有钱就应该花掉,我要有自己的生活方式’,这与50后、60后、70后的花钱方式处在两个极端,这是中国经济增长前景给社会阶层带来的影响。”陈琦伟表示。

联合技术全球政府事务副总裁曼克指出,城镇化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驱动力,解放了大量资源。“年轻人希望旅游,希望到全球各地旅游,这意味着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飞机市场。”

消费的增长,对中国经济支撑作用明显。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·拉迪指出,今年前8个月的数据显示,差不多80%的GDP增长来自消费支出的增长。

宗庆后认为,中国经济继续崛起是大势所趋,任何人都无法阻挡。这个崛起不仅仅是从制造业大国走向制造业强国,也是消费市场进一步繁荣和升级。

减税降费轻负担

今年6、7月份的社会零售品销售总额增速大幅低于预期,创近年来新低。与此同时,榨菜、泡面等商品销售额的回升,以及居民房贷加杠杆后存在消费挤压现象,引发社会广泛讨论。

虽然不少经济学家强调,社会零售品销售总额指标统计不全面,难以反映我国消费全貌。因为该指标只统计实物消费,并不包含服务消费,尤其随着服务消费占消费比重的提高,该指标失真度将愈发明显。

“当低价商品或被一些人认为廉价的商品出现大卖,与此相关的企业经营收入增长,就认为人们的消费能力下降了,这种观点是片面的。当前仍是消费升级确凿无疑,只是消费总额略有变化。”杨伟民表示。

陈琦伟指出,从国家公布的统计数据来看,2018年注定是中国经济发展历史上一个非常特殊的年份,因为国内外因素的叠加,中国经济实质性地进入转型期、调整期。社会零售总额增速的下降有其逻辑,很重要的是中国集团性消费支出下降,因为企业消费支出在下降,特别是民营企业。

如何增强消费持续增长的能力?减税降费、推动收入分配改革,是较为普遍的建议。

杨伟民表示,现阶段要适度考虑如何降低宏观税赋,增加居民收入,增加居民和企业,特别是民营企业在整个收入分配当中的比重。这需要降低宏观税负,包括减税、减费、降低社保费率等,还要简政放权。我们的政府层级太多,有些政策难以落实,五级政府存在层层递减的问题。

宗庆后也指出,需要降低个税负担,降低社保费率,这样消费才能拉动起来。建议政府下决心过紧日子,少收点税,减少基础设施投资,把财政收入更多用在民生上,用在教育、医疗、住房等公共服务上。国家要让利于民、藏富于民,这样不仅能增加发展后劲,也是提高老百姓幸福感最有效的途径。

9月16日,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在研讨会上表示,中国潜在经济增速在放慢是长期趋势,通过一些改革可以让其下降得慢一些。其中,需求侧的改革,包括改善收入分配;提高消费便利性;构造一个成熟的消费细分市场;完善和均等化基本公共服务,实现社会政策的托底。

“虽然在2008年以后中国的收入分配状况已经有所改善,但是不够明显,同时仍然保持在比较高的收入差距水平上。因此,改善收入分配可以显著地让那些消费倾向更高的社会阶层,提高他们的消费,支撑中国经济增长,同时也使我们的需求拉动因素更加平衡。”蔡昉指出。 (人民网)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手机版|小黑屋|Archiver|内江月光论坛 ( 蜀ICP备10000412号-1  

GMT+8, 2018-12-19 02:47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